快捷搜索:

微型小说,我的同性恋好友

真没想到,同性恋就发生在我身边,我最好的高中同学之间。而且她们生活的那么融洽和谐,使正常家庭的没法与之相比,让我们不知是应当提倡还是反对。

同性恋,这是一个一直值得争议的话题,无论是你耳闻还是目睹,对异性恋来说,总觉着带有一种神秘色彩,还有可能不可思议。其实他们或者她们对异性没感觉对同性来电时,还真是摸不清这档子事。

那年那月 (微型小说,此文纯属虚构,不要对号入座。)

[贺新郎]回首半生路。多蹉跎、几番兴衰,情怀难吐。忆取少年志向远,梦绕凌宵玉柱。怎知晓、前路险阻。 铩羽经年心意冷,莽过河、汉界障妖雾。家万里,忍相顾!十年去国荣与辱。抖雄心、殷勤耕耘,志磨生杵。西土甘苦牧羊熟,难酬热血肺腑。 应愧对、亲人妆素。奈何往事频入梦, 叹岁月,纷绕故乡土。歌一曲,琴谁抚?

他是单位的团委书记,文革后分来的大学生,单位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他天生一付豪爽的性格,加之高大伟岸的身材,在单位里一直是人们关注的对象。认识她源于团委组织的一次户外大扫除活动。当时她为了躲避树上掉下来的毛桃,向后面倒退时,不小心踩了他的脚。在说道歉的同时,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是一种让男人不敢正视的眼光。他感到有些惶恐,低声说了句:

“没关系。”

就走到一边继续干活去了。她的长相属中上,不是很美的那一种,但气质绝佳,且女人味儿十足,这也许是因为生长在书香门第的原故吧。从那以后,每次当他们不期而遇时,无论是在走廊里或工作间,亦或是在团委组织的活动中,她都会用那种眼光默默地注视他,而他总是惶恐而迅速的移开视线,有时干脆装着什么都没看见。久而久之,她开始进入他的思想里。

他会在不应该想她的时候想她,想她的眼睛和她眼睛后面的东西;

他会在工作时想她,想她忙碌时的样子;

在看书时想她,想她像书中的某个角色;

在上床息灯后想她,想她睡衣的颜色;

在下雨时想她,想是否有人为她撑伞;

在月亮下面想她,想她那被月亮明媚了的容颜;

在听音乐时,想她和歌词中的女人一样地温柔。。。

终于有一天,他开始正视她的目光,开始通过眼睛在心灵里和她对话,默默交流一种只有他们两人才可以读懂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他们开始接吻,拥抱了。。。。。。终于有一天,他们越过了被文明筑起的那道樊篱。。。。。。那时他已经结了婚,但她还是个姑娘。后来,她也结婚了,但她始终都没有忘记她的团委书记,尽管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任何来往了。

几年后,她离了婚。这时他以位高权重,在政府某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她不想影响他的仕途,所以从没有主动去找过他,心甘情愿就这样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她只是默默地关注着他成长和进步,从报纸上,电视上和朋友们的议论中。。。。。。

莉和萍都是我的同学兼好友长达30多年。当我们高中毕业后还没结婚时,我们常玩在一起,一起聊大天,一起逛公园,看电影,下馆子,除了工作不在一起,反正一有时间就在一起。当我们都结婚生孩子后,就疏远了一些。可当莉的家庭发生婚变后,她是那么多无助,身体一下垮了,体重降到80斤(一个1.62米的人)。我和萍一起帮助她,开导她,使她走出阴影。

看,中国公开“结婚”的那对男同性恋“妻子”小巧玲珑,“丈夫”高大魁梧,不搭肩搂腰走在一起,人家看看也正常。要是两个大男人手拉手,打扮另类扭捏作态的话,自然会引起路人回头,人家心里别扭,“同性恋”一词利马在脑中闪烁。当今看来,还有无数对这样的“恋人”还处于地下“谈情”,除了强制曝光的,我们还是道听途说的多。

有缘无份各东西,淚尽虚幻枉自欺。不見煙波浮新翠,但有褪红掩旌旗。

在高中时萍和莉同桌,两人关系很好。莉的家庭经济情况好一些,而萍的父母离异,经济情况困难,莉花钱大方,时常为萍花钱买东西。而工作后,萍的收入越来越好,萍也是个仗义的女子,时常为莉吃穿用的中高档东西。

   

四岁丰富

萍在工作上很有成就,但家庭生活不是很如意。萍是一个丰满爱美的职业女性,有思想有头脑,人缘好,从单位的办事员到中层干部逐步荣升为高层领导,收入也可观了。然而她的丈夫就差她太远了,无论是工作,学习及人品都不及她,萍曾几次提出离婚都被她丈夫给回绝了。一点希望都没有,她也就放弃了离婚的念头,于是便玩起了婚外恋。为了掩人耳目,她常常把莉抓在身边,还巧立名目说给莉介绍对象。也有为莉介绍对象的时候,当她为结束一段恋情时,把莉打扮好介绍给她的男友。可男友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衣物,你穿后不喜欢就让给别人。

就说老公的儿时伙伴迈特与托斯顿,两人想合买一栋房,苦于没适中的。托斯顿自己的一套住房已出售,12月底得交房,但可以续住是得付租金,因为这房已不属于他,已是人家的户名,人家买来也是用来出租。这迈特有住的,就想从父母楼下搬出去,想实实在在地拥有自己的地方。就说我们吧,虽然与他们常见面,但他俩与老公打小就认识,自然熟悉,所以他们是不是同性恋还真难说,只是我们背后瞎猜而已。但老公又说了:“他们本来就很要好,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住一起说得过去。”我看主要还是经济上独立,何况两个单身汉有共同话题,暂时我是这样理解的。真是瞎操心,只要当事人快乐就行。

感情是需要寻找依靠的。一来二去,萍和莉的关系是越走越近,两人节假日一起去萍的父母家,就像小两口回娘家一样,有说有笑恩爱有加。她们吃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越来越多,而她们的孩子都住读,不用她们操任何心。慢慢的她们经济上也不分你我,刚开始莉要求萍为她买男人的衣服和皮鞋,而萍却拿钱让她炒股,盈亏从来都一笑了之,莉的孩子萍也非常关爱,视为己出。

有家有个18岁的闺女,全家其乐融融地给办了个成人仪式,也就是她父母随她愿邀请了高中同学聚会,去了她们一直想去的地方玩了一通。当然爸妈会给她准备一份特别礼物,是啥咱也说不清。这个女孩咱见过多次,个头中等,身材单调,就是一付男孩打扮,T恤牛仔裤,还是胯裆的那种,头发假小子。她来过我们家接她小弟,很有大姐风范,她一出口,小弟利马服贴尾随其后;否则与他妈一起的话,撒娇来去拖着回家。

莉离婚10多年,没有再婚(我的记忆中她就没有再认真谈过恋爱),这两颗孤独的心相互关心,关照,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基本上没有大的矛盾。

最近知道的事,有人笑着对我说这女孩有个“女朋友”,她的足球踢得特别好,喜欢运动,在高级中学上学,即将高考。我感到惊讶,说从来没听她父母说起此事。他回答说:“那当然了,她父母是不会轻易告诉人家的,保密哦。”难怪她妈妈有次提到这女孩男孩子气,喜欢男士用品,穿男人内裤内衣,男士体恤,女孩子物品毫无兴趣。当时我听了并不觉得多好奇,只是觉得有意思地笑笑。她妈妈还说,真是遗憾,如果她走慢一步就是男儿身的,哎...

这次我回国再见到她们,看到是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萍开朗话多,经过多次整容的脸和蓄的长发,更有女人味;莉一脸严肃不拘言笑,干瘦秃顶,一点不像我的同龄人。我老公本打算在她们面前秀秀我们的恩爱,我警告他别让她们眼热,她们和我追求的不是一样的东西,这种超前浪漫型,不是每个人都享受得了。她们第二天将要一起出国旅游,她们有她们的生活准则,作为好友加同学,我只有默默地祝福她们生活真的快乐。

听她母亲的谈话,可以想像这事儿在她家是默许的,可能这不是孩子的错,是不是她母亲的错,让她投错胎了呢?德国母爱竟能如此的宽容哈。

图片 1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型小说,我的同性恋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