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失掉了全球,舞场恋爱之情

命运无情

难见真情说曹操曹操到,刘芳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麦杨子。虽然多年未见,他并没有变得很老,刘芳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留着个象鸡冠一样高高竖立起的怪异发型,在一群年龄不轻的女人簇拥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刘芳判断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学跳舞的学员,看来麦杨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刘芳叫了声 : 麦杨子。他也马上认出了刘芳,张开嘴刚要说话,看到了刘芳身边的凌芸,他就那样停下了脚步,半张着嘴不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凌芸发了呆。刘芳指了指凌芸,问他 : 你们认识 ? 看美女看傻了吗 ? 这下把麦杨子闹了个大红脸,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说道 : 这位妹妹看起来眼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了个林妹妹 ?刘芳心里想,这又是个花痴,以为是在《红楼梦》里呀。刘芳和凌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每次在一起总会踫到这样的男人。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们旅游时,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认为凌芸是30岁出头的年纪,非要和她来场姐弟恋。凌芸无奈地对他说 : 我要是努力一点,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那小伙子最终还是不信,认为凌芸是瞎编的借口。刘芳说 : 这是凌妹妹,不是林妹妹,她不是来葬花,是来学跳舞的。麦杨子听了后不由大喜,连声说 : 太好了!太好了!忙带着她们到注册处报名交费,安排到了自己教学的班中,才放下心来,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麦杨子回到住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失水准。试想,游历在万花丛中,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年轻近20岁、死心塌地、不要名份也同居了多年的女人,今天怎么看到个老女人也失态了呢 ?麦杨子知道上老年大学的女性要在45岁以上,所以他把他的学员都看作是老女人。麦杨子决定在上第一次课时一定要扳回一城,让那个叫什么 " 凌芸 " 的领教一下他的高超舞技和高高在上的姿态。事情可没有朝他计划的方向发展。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心里就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堂课,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异常,把平常用广州话上课,改成了他说得并不太好的普通话。他不仅教学特别卖力,对每个学员特别和蔼可亲,还不停地赞扬他们学得好跳得好,让每个人觉得自己都够格当老师了。一些跟麦杨子学习多年的老学员不禁在心里嘀咕 : 麦老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 表现得很反常啊!下课后,麦杨子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又沮丧又灰心,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了情绪呢 ? 下次课一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麦杨子下定了决心。可是第二次课他上得更糟糕了。本来应该主要是他在前面领舞做示范,学员们跟着跳,可他没跳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单独和每个学员跳。能被老师带舞是每个学员的求之不得的,麦杨子却觉得自己就像《圣经》中的雅各。雅各到了拉班家,拉班有两个女儿,利亚和拉结。雅各爱拉结,为拉班工作了七年,愿得拉结为妻。但拉班却先许妻以利亚,于是他为得到拉结,又为拉班工作了七年。麦杨子好不容易和每个学员跳完,才终于轮到了凌芸。和凌芸跳舞时,他瞄到了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而她的肤色几乎和手镯的颜色一样白,又让他心猿意马,舞步都差点跳错。这还不算,有一次凌芸拒绝他带舞,他有点失态地当场大声斥责陪他教舞的女助理,怪她没有把新学员教好,女助理莫名其妙地挨了训斥,气得肚子鼓鼓的。事后刘芳问凌芸为什么不要老师带舞 ? 凌芸说,他得意地就好像个皇帝,对着一群后宫要雨露均沾,我偏不让他得逞,再说跳那么一下也不会有多大进步。刘芳暗笑,原来凌芸也有耍小孩子脾气仼性的时候。麦杨子左思右想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来几个最好的哥们给他出主意。几个哥们听完麦杨子的述说,不约而同都嚷了起来 ,一个说 : 杨子,你多少岁了,还在玩爱情游戏吗 ? 另一个说 : 那女人有50岁了吧 ?麦杨子说 : 我问过阿芳了,她女儿研究生毕业后都工作了,应该只比我小几岁吧,我们的年龄还是很合适的。这下子几个哥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 你要把你那个二奶换成她吗 ? 只听说越找越年轻的,你怎么倒过来了?麦杨子不禁有点垴羞成怒 : 你们不要乱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众人看见麦杨子真的生了气,马上都闭上了嘴。其中一个号称 " 智多星 " 的只好圆场说 : 不如我们把她约出来吃个饭,看看她倒底是个怎样的人再做决定吧。大家伙都说这个办法好,也都很想见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个万事不经心的麦杨子弄得五迷三道。刘芳接到邀请后很痛快就同意了,她也希望凌芸能参加聚会。一方面是街坊邻居很久不见想叙叙旧,另一方面是她想好友能多认识几个人,毕竟她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感情上最好也能有个归属。凌芸呢,在女儿参加工作后精神上压力减轻了很多,心情也舒畅了,对朋友间的聚会不再那么抵触,也答应了刘芳的邀请。

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生产队有一台共用电视,看的正欢的时候,生产队长神经质般一声吼:出工了。就把电视关了,电视房锁了。小孩子们的梦就碎了,电影在放什么并不重要,错过了电影就如错过了全世界似的,至今还记得那看过一半的电影名字《最后一颗子弹》。那时候,小伙伴们爱吹嘘看过什么电影,而电影内容是不重要的,为了在小伙伴们前秀一把,追着流动电影看,这对夜盲症的人来说,简直是在玩命。终于有一天体会了什么叫做万丈深渊,一脚踩空,掉进了很深的沟里,腾云驾雾一般。在自己村里看电影的时候,最后眼皮都招架不住,都是由父亲抱回家的。现在的儿子吵着闹着看电影,就是为了吃完爆米花,喝好可乐,然后美美睡一觉,真服了他了,电影院里睡那么香。随着年龄增长,看电影看出些门道来了,喜欢在电影里找些哲理,发现些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也喜欢在女生面前卖弄一番,人体荷尔蒙萌萌达。随时标榜着自己看懂了电影。再后来更不得了了,喜欢细细品味场景,用心揣摩细节,电影意境都浸淫到血液里去了,那些影评家绝对都是混饭吃的。再后来,眼光已经被生活打磨得太毒辣了,物质世界就是艺术世界,满世界都是哲理,再也不必费心去电影中寻找什么哲理了。看电影完全成了精神娱乐,成了对抗孤独的一种方式,每个人的百年孤独,不是爱情,友情与亲情的沦丧,而是生命本质。当看到《五十度黑》里女主双脚上的铁杆被男主猛地撑开,女主惊叫之后妩媚地笑,可以说不虚此行了。当《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莫文蔚“电台情歌”音乐响起时,想起了当年最野性的自己,却在会计事务所里装作斯文的可笑模样,当时又怎会理解,对方是永远看不清的,自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爱情。看电影可以为了很好声响效果,大又清晰的画面,或是故事美好的构思。都只为了心情那一刻的放松和开心。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活着!错过一部电影不会错过全世界,生命消逝才是真正地错过了全世界。3/10/2017

刘芳退休以后,没有了工作中的紧张忙碌,她觉得生活平淡无聊,于是她想做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去学跳舞,既热闹又锻炼了身体。

刘芳到老年大学的舞蹈学习班报名,在那里意外地遇见了凌芸。

凌芸的丈夫十年前因遭遇意外车祸身受重伤,被送到刘芳工作的医院,虽然医务人员想尽了一切办法抢救,仍无力回天,凌芸闻讯赶到医院时,她丈夫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她看到了被白布遮盖的丈夫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直接就晕倒在病床前。刘芳那时已经是个医疗经验丰富的大夫,她帮助凌芸苏醒过来后,白芸只睜着空洞无神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对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反应。

刘芳看着白芸十分美丽的容颜,心里觉得很难过,她知道凌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难以接受,仼何安慰的语言对她来说也都不会产生效果。但是人的各种情感如果不能通过正常的管道宣泄,无疑会带来精神上的隐患,特别是在凌芸的踫到这种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在凌芸离开医院时,刘芳开了一张处方,叮嘱她一定要按处方医嘱治疗。

凌芸怔怔地抓着处方,直到回到家中才打开来看,上面写着五个字: 哭出来,好吗? 凌芸紧紧地盯住那几个字,终于流出了眼泪,放声痛哭了一场。此后,他们就成为了并不经常往来的朋友。

每次看到凌芸,刘芳都要感叹老天的不公平,它把可以使女人美丽的一切都给了凌芸。凌芸的肤色外貌身材均无可挑剔,但她并不像许多漂亮的女人那样似一朵刺人的玫瑰。她很少笑,脸上永远是恬静温和的表情; 她的美是那种超凡脱俗的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来到了红尘,时间似乎在她的身上也停止了流动。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失掉了全球,舞场恋爱之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