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能和你在一起,不如吃剩饭

前两天,我不小心喝高了。见到身边又聪明,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干的美眉们,因为长期找不到同族同龄意中人,山穷水尽后决定嫁老外,说嫁老外比嫁同胞简单,没那么多破事;情急之下,我就劝她们宁愿傍大叔、嫁老头,也不要嫁老外。似醒半醉之际,好象还写了一篇什么《嫁老外,不如嫁老头》的滑稽短文。

风起,沙飞,腾起一片黄雾,迷人眼。风止,沙落,雕刻出一座座馒头状沙丘,远远望去,如同女人光滑的,凹凸有致的曼妙酮体。若此时行走在沙丘上,就像一只蚂蚁在细细打量,琢磨着女人的每寸肌肤,看不够,看不透,着魔而不愿自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下沙字眼给我的画面,毫不犹豫地把它当作我QQ的大名。《下沙》这首歌的意义却并非如此美妙,而是感伤的,正如歌词前的独白: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每个人都有无法忘记的人,思念会像细沙穿过你的灵魂,轻轻开了门,只有风雨声”,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歌声,心里清楚,悲伤的意境远远不局限于爱情。上海的黄梅天,如同繁重工作压迫下的心境,阴阴暗暗的。一帮正当年的年轻人正乘着火车从上海去无锡出差。火车在哐当哐当中前行,窗外的山林土丘一一晃过。都说青葱不知愁滋味,而我们却有一份不相称的沉重。不知是谁提起了害怕的话题,我的一位兄弟,迷离着眼神,淡淡地说:他从小就开始害怕,害怕无法面对将来父母的离去,至今不曾改变过。惆怅如同车外浓重的雨雾包围着每个人的心。近二十年了,没有忘记这一幕。那位兄弟是城市长大的,有种特定的细腻和悲伤,但有这样的情怀,在今后的日子总会被温柔包围。而我,农村长大的,却有种野性和苍凉,也许会在孤独中走得更深更远。何止是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这么多难以忘记的脸,如浓雾般穿过摊得开开的双手,雾尽手空,只剩满心的思念。QQ已多年不用,再捡起下沙名称的时候,有多了一层感悟。每次理发的时候,理发师都会说:头发硬,命硬!但即使命硬如磐石,还是会在岁月中风化,化作那漫天的飞沙,纷纷扬扬!生命太短暂,生活中需要真诚,喜欢就是喜欢,那是自己的自由,并不妨碍别人。“人文并茂”,“这张照片真的很漂亮”,“这些诗写得真是太好了”,“这些话语很温暖”,文章写得好的,人长得漂亮的,性格玲珑剔透的,真心说一句,喜欢并感谢你们!7/20/2016

村上春树曾写过“在此前的人生途中,我总觉得自己将成为别的什么人,似乎总想去某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在那里获取新的人格。迄今为止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很多人会对这段话一头雾水,而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熟悉。来美之后,反反复复地做过同样的梦:我要重新参加高考,即使重读初中也在所不惜,梦中总是焦急地等待高考的结果,总是焦虑着大学生活要结束了,我该何去何从!这里充满了人类只有一个特定人生的无奈,他们内心深处一直进行着的无言的痛苦抗争。时光不能倒流,我就是我了,无法成为另一个自己想要的人,就算能那样,也是不够的,哭也罢,笑也罢,快乐也好,悲伤也好,都是“我”自己的事。人生的短暂和特定是每个人心中的悲哀,就如德国谚语所说:人活一次,就如同没有活过!但如果真的能换成不同的人,真的就能解开这个心结了吗?最近看了一部韩国片《the inside beauty》,片中的主人公有一种奇怪的病,睡一觉醒来就不可阻挡地变成另外一个人,有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东方人或西方人,老人或小孩。晚上还是个帅小伙,和年轻貌美的女人睡觉,早上一醒来变成了胖大叔,裤带都系不上了,赶紧拎着裤子逃跑。如果一天算是一个短的人生,主人公拥有无数的人生,在放纵和被放纵岁月里,没有任何的责任和牵绊,听起来相当美妙。但孤独是人的本质之一,也许爱情是孤独的延伸物,主人公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一位美妙女子,女子因为他设计家具的beautiful mind和他真诚的爱,也爱上了他。因为主人公总是在变成不同的人,女子爱得很痛苦。“我能记得和他在一起时很多琐碎的事情,但却记不清他的脸!”,女子被人指指点点,说她轻浮,不停地和不同的男人约会。主人公发现爱的女子因为内心的压力不停地吃药时,忍痛和她分手了。九个月之后,女人发现自己最不能忍受的,不是世俗中各种各样的责难,而是不能和他在一起!于是她找到了他,决定和他在一起。人类太孤独,总是在寻找太阳以西般的爱情,而多重人生在较完美爱情前变成了累赘,生命太短暂,容不下变得琐碎,特定的人生有特定的意义。正如一个朋友提醒的:想多了。我们能幻想到的很多东西在现实生活中是得不到的,若不是以从容的心态去面对,内心将会受到怎样的煎熬!我只是好奇着这个世界,能看多少就看多少,只希望自己心胸开阔些,去包容生活中很多事。至于爱情,还是那句老话:厮守在一起才是爱情,要不然就是自由。7/19/2016

没想到,我的救急言论和偏急观点,竟被外嫁到美国的急性子美眉们误解了。她们也没有完全领会我的意思,甚至连文章都没有看完、看懂,就抱不住火跳出来跟我叫板,唱对台戏,还理歪气荡地嚷嚷《嫁老头,不如嫁老外》。

我本来正郁闷,正担心,大汉好女人都嫁了老外,为美国锦上添花,那我们中国的国势就危悬了。可是,读罢那篇唧唧歪歪的文章,查看后面哩哩啦啦的评论,我马上雨过天晴高兴了起来,把悬在舌头下面的心又放回到肚里。

老外和老头,老头和老外,两个都是不正常的选项,不得已的嫁郎。对国女来说,嫁老外是“落草”,嫁老头是“落难”。

因为老外身上毛多如草,你把一张粉嫩洁白的脸儿埋进他的胸膛,外观上看状如落草;老头儿枯井无波,你一条如花似玉的胴体让他坐拥怀股,不就像跳进旱井里洗澡一样嘛。这个,我岂能不知,又岂能不晓?

我说“嫁老外,不如嫁老头”,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两害相权取其轻,非是我的正常主张,一贯思想。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我那是善意,是公心,是激智。

如果外嫁女还有点文墨,未被异化,还读过韩愈的《进学解》,那你们应当能看出,《嫁老外,不如嫁老头》,它不是胡说,乃是正解——新时代的经典谬文《劝嫁解》。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能和你在一起,不如吃剩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