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续二,女人决定一个家庭的快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个梦想——漫步在银色沙滩上,遥望椰子树梢挂着那一轮月亮。而如今,我如同真的活在我的梦境里了。蓝天里小小的白月亮,像是叶子树梢留下的露珠,也像是你为我留的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海风亲吻着我们的脸庞,簇拥着一滴滴海水,也让它们一起来亲吻我们。随之,夏威夷的阳光又马上会把它们晒干,不知在我们脸上留下的,是否只有几粒盐了?

先说昨天的悲愤事件,理工男回家吃饭,不晓得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他拿着早上小宝剩下的两个蛋黄,端详了很久,大约是本着节约至上的原则,毅然塞进了微波炉,加热两分钟。然后,说悲剧都有些不符合具体情况,惨剧合适些。各位看官,尤其是理工科的,来评理就不需要了,做个想象吧,那两朵蛋黄花顷刻爆炸,我们因为地理位置优势,幸免于外了,我那可怜的微波炉,是遍地开花呀!理工男风度十足地:不好意思!动作优雅地关上微波炉门,步履潇洒的离开了是非之地。悲催的我呀,清理了半天,要不是我家微波炉是嵌在墙上的,把它扔了兼拿刀砍人的心思我都有了。

一篇名为《女人决定一个家庭的快乐》的文章说:“若你父亲娶错了女人,那么你的童年将会生活在痛苦之中;若你娶错了女人,那你的中年也将生活在痛苦中;万一你儿子再娶错了女人,你将会在孤独痛苦中了此残生。”所以,“女人决定了上一代人的幸福,这一代人的快乐,下一代人的未来。”难道人类再一次进入母系氏族?我说:选对人的确是关键,但标题不敢恭维,学习和成长一定是双方的!又曰,“有智慧的男人应该让你身边的女人终身进修。” 我去,难道男人不需要学习成长?上面那段话这样改同样成立:若你母亲嫁错了男人,那么你的童年将会生活在痛苦之中;若你嫁错了男人,那你的中年也将生活在痛苦中;万一你女儿再嫁错了男人,你将会在孤独痛苦中了此残生。不喜欢这种文字是因为它诠释的片面和狭隘,从一定程度来说这是带咒诅的文字。友复:好女人是所好学校,聪明女人能改造一个男人。一个好家庭女人占重要地位。我答:改造?未免太女权主义。这世界最没可能的事就是改变一个人,比如三观、比如性格。所以一段婚姻开始前的匹配度尤为重要,婚姻中的相互妥协、彼此迁就也很重要。好比两个齿轮,一开始咬合得好,以后会省去很多磨合的痛。给所有未婚女人的建议,如果没有感觉、或感觉不到位,不必考虑婚姻。经济条件重要,但重要不过人品和性格。因为,经济条件是可变的,人品和性格很难改变。爱是基石,没有爱为基础的婚姻,就像沙滩上的城堡。回到标题上来,任何只强调婚姻单方面作用和影响力的说辞都是片面和偏颇的,男人女人的作用力同样重要。以文会友,纯粹交流。有关观点,无关个人。

你说你不想戴墨镜,而我却一直戴着深紫色的大墨镜,它几乎遮住了我半张脸。你说夏威夷是个像家的地方,我说这里有火山爆发、地震、洪水和海啸。你说你喜欢夏威夷的大岛,因为那里可以做直升飞机欣赏火山里的岩浆,还可以去热带雨林里感受没有亮光的黑夜,我说我喜欢威基基的日料和有细沙粒的海滩,还有一条街就有要几个的abc小店,就像7-Eleven在日本东京一样猖狂。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你呢,无论何时,都在看路,在盘算着下一步往哪里去。我说,你就不能随意地走走吗?就当散步吧。不是每次行走都是需要一个目的地的。不是每次开车开出去都是要有一个终点的。可你说你一定要有一个目的地。你无法像我一样旅游。我说那么下次我们还是去坐游轮吧,不用自己计划每个步骤,那年我们在加勒比坐游轮一样,多么的无忧无虑!可心底我也明白,人生是徒步旅行,总不能总是像坐游轮那样呵。

网友梅子姐姐贴心地提醒我们,有理工男要注意孩子的叛逆。我是有苦无处说啊,一般我家孩子闹腾之时,我就听见理工男在那里轻言细语,比话说当年还要温柔:“你们别闹了,再闹我去叫你们妈来收拾你们!”

可是夏威夷的海岸线很长很长,如果没有你,我一个人,也许走不完。所以无论我们的意见有什么分歧,我们还是坚定地走着,有时我们之间会隔着好几米,就像在狭窄的山路上,而有时我们会牵着手惬意地逛游。牵着你的手时,我无需看前方的路,可以把精神全部集中在周围的景致上。

我一直觉得语言是门艺术,到了理工男这里就变成了技术。刚结婚时,理工男和我出去,只要碰到熟人,就乐呵呵的介绍:“这是我老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剩下我与被介绍人对着傻乐。

文/过了时的流行

婚后多年,每每讲起这些,人家都是一脸甜蜜:“要不是我当年的死皮赖脸,也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不过这句话并不是如歌中唱到:幸福的日子千年万年长的,不知啥时开始,我们的日子就开始滑向悲惨,没有花生妹妹美文中的华丽丽的分界线,但是效果是殊路同归。理工男内心还好一番悔不当初,不用细表,大家可以尽情发挥想象。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家欢乐的理工男续二,女人决定一个家庭的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