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什么共产党塑造不出良好的中国女人形象,有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三不如小三。老三大多是王“糟”君。

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女人,一过22岁就死了。虽然她们的生理年龄还在成长,她们也有中年、老年、垂暮之年,但她们的心理年龄、灵魂和女性意识,却永远定格在22岁,很少有超过23岁的。

男人,尤其是中年男人,常常被家里的儿女、老婆,单位里的下属以及社会上的年轻人、小屁孩,当面抱怨或背后指责为固执、老顽固、不讲理。比如说我,就经常被小女儿数落为stubborn man。

假如女人把男人看成是消费者(consumer肯宿摸),那便能洞察男人的这个心理秘密。一般来说,消费者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常常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但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却能讲得昼夜冷暖、四季分明。

新中国女人,在家庭中,在儿女面前,倒是不乏母性,颇有成熟母亲的形象,但也仅限于儿女22岁以前,儿女22岁以后,她们的母性,就又退回到少女时代。在公共场合,特别是“改开”后的商业形象和影视艺术形象,则基本上见不到成熟女人,要么装嫩,要么老疯,要么满身武装、眼放凶光。

其实啊,男人的固执,你还真不能说是缺点。有责任心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固执,为什么呢?因为男人的固执,有时候是被责任逼出来的。

“老”三,这个中国男人眼中的王“糟”君,她们究竟糟在哪里呢?

《旧约》里的以利家族受了神的咒诅,家中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他们家中所生的人都死在中年。耶利米是以利的后代,所以,他也没有活到老年。

你比如说,有一次,我在家中宴请客人,座中都是好友。饭后一道菜是分享西瓜,大夏天的,吃西瓜解渴,所以众望所归。可没想到,一刀下去,咔嚓一声,切出来的西瓜竟然是生的,全是白瓤,死猫肉一样,没法吃。

一糟:甘当投降派。在年龄这个强大的敌人面前,不战自降;一见杀猪刀,就跪下乱求饶。童谣是这样嘲笑她们的:心理早衰,身材早歪,黄脸不洗,破罐子破摔。

《隋唐》故事里的罗成家族,因为罗母被仓促埋在一小块月亮形的坟地里,月亮至农历二十三日就成无光晚见的下玄月了,所以,罗成23岁就死了,他的后代也几乎都死在这个年龄。

当着那么多好友的面破瓜,竟然破出一烂瓜,你说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呀?

二糟:不懂风情。花好月圆之时,风月无边之地,她却跟你大谈暗物质。孩子不肯读书上进;老爸最近血压特别高;姐姐需要一大笔钱买房子......哎哟,愁死我了。

新中国的妇女们,难道也受了什么神明咒诅?也埋错了祖坟地?我觉得不是。大陆女性不成熟,不稳重,要强,好斗,女性意识和母德形象都活不到老年,完全与中共的宣传教育有关。

事后查明,是太座不会挑瓜,在超市买瓜时,听信了一个印裔理货员的建议,买下此瓜,酿成冏祸。

三糟:叶公好龙,叶母好色。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海外生活,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所以,她们整天哀怨没人疼,没人爱,没人陪,没人夸;总是幻想着“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帅哥”,可真要一抬头看见个风度翩翩、风情万种的追求者站在自己面前,她们却又吓得浑身掉扣子,满头落黄发,王顾左右而言他,这这这,那那那。

图片 1

我对太座说,虽然瓜农都是用现代化手段种瓜,瓜的个头一样大,瓜的成熟度差不多,但白昼日照期间,翻动没有,翻动几遍,还是会影响瓜的成熟度。再说,超市有好几堆不同品种、不同尺寸、不同价格、不同上架期的西瓜,摆在一起出售,彼此紧挨着,消费者挑选时胡乱放回,极容易弄混,不亲手弹两下,亲耳听一番,肯定会出问题,哪能随便听信理货员的兜售说辞呢?

四糟:嫁华男而惜身,赠白渣而忘命。更确切地说,她们都是慈禧太后的女粉丝,在婚姻上严格奉行“宁增友邦,不与家奴”的政策。因其在国内受了前夫的欺凌,前前夫的蒙骗,前前前夫的背叛,所以,她们出国后处心积虑要嫁洋男,不怕白渣,不问黑霉,不计后果。

图片 2

从此以后,家里的买瓜大权就被我垄断了,凡有买瓜,我必亲自拍拍打打,认真弹听挑选,谁反对都没有用。我有一双能弹听铜器,辨别真假的耳朵,用于挑瓜,从未失手。我的固执让家人和亲友不再吃烂西瓜,有何不妥吗?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共产党塑造不出良好的中国女人形象,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