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柏拉图式,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

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

现代男女之情日益多元化细微化,早已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世界。男女朋友之外,还有形形式式的“闺蜜”,“干爹干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夫妻之外还有“红颜蓝颜”,“心灵伴侣”。

“痞子作家”冯唐在被问及他为什么热衷写“黄书”时,淡然而答道,他把性事当作科学一样探究。而在被问及这么热衷涉黄的他平时讲不讲黄段子,冯唐答,““你写一本黄书,别人有权利选择看或者不看。可是你讲黄笑话呢,你当着人面,多数人不好意思不听。所以我觉得人要尊重另外的个体。”

人类因着自身“人性”的缘故,心思比低级动物丰富复杂得多。所以,人不能像低级动物那样随自己的心思去实行自己心事。因此,哪怕你豁出老命也实现不了的心事,就不得不通过臆想或梦幻来实现。情人梦便是典型。 无论男女,在他们还能蹦跶的年龄都可能做过情人梦。无论你有没婚伴,性伴,无论你是所谓的正人君子,道统男女,学究,书呆子;还是潇洒狂放,性伴无数且随叫随到,能潇洒,无忌,放肆到情人同学朋友性伴合四为一的新人类。为什么?因为你梦中的情人是专门为你现实里想得到想做到而又得不到做不到的情事性事加心事,这个人类生命里精神领域的主题而长的一个完美女。 托梦神周公眷顾, 在下也一直有不少梦中情人。 青草年纪,我的“情人”最多,但凡那几年被印上挂历的美女明星都是我的梦中情人。有事没事就瞄纸上她们那漂亮的脸蛋。不过瘾,还拿起钢笔画。而且早早地就能画的很准很立体。所以,在下玩刷子的扎实基本功夫绝对有那些美人儿的功劳。可见这情的动力的强大。 可画饼不能充饥呀!撑死眼睛饿死鸡鸡不好受。熬到了有能力到处蹦跶的年龄,眼睛就开始瞄那3D的,有重量的,当然还是得看着像我挂墙上的明星那样漂亮的。记得那年赶艺考场子,一不小心就遇到一位。她长着苹果脸蛋,很可爱。很像我供在屋里墙上的一位,唯一不足的是一口四环素黑牙有点煞风景。 这位“情人”对我也算不冷漠,因为跃龙门时我们排在一起,加上本侠的某科功夫不素,所以各自都有理由和意愿与对方交流。一起去街上找饭吃,她还故意买多点要与我有福同享。我感动。但因着她来自大城市吧,自己对她有点当年流行的自卑。场子赶完也就断了联系。 后来在下一不小心也被卷进繁华的大都会混日子。开始接触所谓都会女,时间久了,发现都会女虽然外貌华丽点可能肚皮里墨水多点,但那墨水里不光泡着知识,也泡着折磨人的本事。所谓知识越多越反动是也。怎么个反动法,唉!没法说,每个女人反动的不同。

我敢保证,读到这里,你脸上浮现了一种坏笑。这只能说明你心术不正,把人家细腻的感情想歪了。别以为一提起男女之情,就一定和性爱挂上钩。

的确,在涉黄这一点上,擅玩文字者要比不擅文字者幸运许多。同样都是玩赏肉体之欢,擅玩文字者事后可以根据经验记忆想象,把床第之欢付诸笔墨,或流芳千古,或遗臭万年,如《金瓶梅》,《玉蒲团》,《灯草和尚》,《卡萨诺瓦回忆录》等。

现实和理想双重干扰下,一度把情人的类型重定。开始向往那柴门后的佳丽,什么山花花渔家女之类的淳朴乡土原生态“产品”。看着那健康的充满活力的前凸后翘的玲珑身体。看着那代表血液循环良好的红扑扑的脸蛋和那一双水灵灵的对你充满崇拜的大眼睛;或想着和渔家女一起在风浪中搏斗的那种风雨同舟感觉。想着坐在风平浪静的船头一边晚餐一边看天水一线处的晚霞的情景。实在是动心的紧。可繁华之地,哪有什么山花花渔家女呀,就算有人家也是为了摆脱我喜欢的前面的那些感觉来的。到了大都会,山花花要不了几天便会被城市的肥沃和富足养成招蜂引蝶的大玫瑰了。记得在下还为心中的这山花花情结意淫过一首小诗: 山道弯弯, 山花花站路边, 望着路尽头的遥远,

今天,我就是要给你科普一种介乎男女爱情之间的一种闺蜜形式:“柏拉图式”滚床单(Platonic Bed Sharing)。

奇妙的是,原本不足为外人道的床第间的淫乐,一经文字的巧妙过滤,即使依然露骨直白,已经把类似AV的直观视觉刺激转换成较为间接的文字意淫。我认为,这就是淫与色的分水岭。前者纯粹为了激发生理反应,后者则更是一种更为复杂微妙的心理活动。它们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审美趣味。

心里藏着企盼

有的人对性爱本身兴趣索然,只是对前奏与后续情有独钟,比如言语挑逗的暧昧,心如撞鹿的忐忑,携手漫步在夕阳沙滩的心醉。甚至是即使双方已经心照不宣,可以应邀到对方的房间“喝一杯”的时候,在陌生的洗手间里对着镜子顾影自赏,并为有人想要自己而沾沾自喜。可是,一想到事后自己总是难以成眠,就有点意兴阑珊。假如对方完事后走人,自己独拥寒衾倍觉孤单。如果对方留下过夜,被一双陌生的脚压着的感觉很不舒服,一个晚上盯着墙发愣:我怎么可能和一个对我的粘液组织有第一手资料的人同床共枕?

在禁忌话题上玩赏文字的乐趣,不亚于在床底上面玩赏肉体的乐趣。在这一点上我和冯唐的观点是一致的。

熟人路过, 红云飘上她的脸。 天晚啦, 暮色苍茫, 她那玲珑的身影依然若影若现。

于是,“柏拉图式”滚床单就应运而生,成了解决带有这种困惑的男女最佳的相处形式。

这种文字上的玩赏,并不仅仅局限于黄色小说。它可以是艳词,笑话,甚至是谜语。

下图: 我淳朴可爱健康的梦中情人山花花

“柏拉图式”滚床单,就是让你心仪的人来和你同床共枕,但不发生实质性的性爱。你们可以谈笑风生,可以相拥入眠。这样一来,还可以避免两个笨手笨脚的菜鸟弄出的尴尬音响。

因为是谜语爱好者,多年来耳闻目染甚至亲手炮制形形色色的“色谜谜”不计其数。兹举例一二:

本文由金沙澳门登陆网站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柏拉图式,我的梦中情人梦中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